绿色金融与“一带一路”倡议:评估与展望(上)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9年第四期2019年07月22日15:42分类:分析报告

曹明弟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部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董希淼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向全球提供的重要战略性公共产品。基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差异性、生态脆弱性、社会发展水平以及不断提高的国际环境标准和中资企业“走出去”在投融资方面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我们应积极发展绿色金融,建立绿色金融体系。这样,不仅有利于消除沿线一些国家的生态环保顾虑,有利于促进《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的“推进美丽中国建设,为全球生态安全作出新贡献”的落实,还能推动全球投融资质量的提升,为全球经济复苏和应对气候变化发挥积极作用,体现出中国日益上升的领导力和国际贡献,进而树立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自2016年开始,中国绿色金融的发展令全球瞩目。一方面,绿色金融在中国的发展成为全球亮点,中国在金融界的绿色领导力亦获得国际赞赏和支持。中国绿色债券实现从无到有、一飞冲天的超常规爆发,全球仅有三个国家建立了绿色信贷统计体系,中国是其中之一。另一方面,自2016年中国将绿色金融首次列为G20国家领导人峰会的重要议题之后,全球不少国家渐渐形成发展绿色金融的共识。

绿色金融在中国发展的政策和实践,可以为“一带一路”绿色金融发展提供目标、方向和镜鉴。随着“一带一路”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的不断深入,将形成更有利于绿色金融发展的环境和条件,更加有利于实现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协调发展。

近年来的有关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提出应该在“一带一路”发展绿色金融,或介绍“一带一路”绿色金融的发展状况,或者具体阐述某个方面,缺乏较为全面、系统地分析“一带一路”绿色金融的必要性、相关国际实践以及中国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全面梳理、总结分析绿色金融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关系、发展现状和未来,有利于建立和形成更为系统化的研究体系,不断完善其理论体系,为进一步的实践提供参考和指导;而且,更为客观地阐述中国对推动“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可持续协调发展作出的贡献和存在的不足,既不使“一带一路”倡议被污名化,也不使其中的问题被忽视。

一、“一带一路”需要绿色发展

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累计同122个国家、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70份政府间合作文件,“一带一路”朋友圈遍布亚洲、非洲、欧洲、大洋洲、拉丁美洲。五年多来,“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一项系统工程,以“五通”为主要内容,与沿线各国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造福沿线国家。

总体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发展方式较为粗放。近年来,这些国家经济呈现出比较快的增长态势,但污染物排放快速增长,面临的资源环境形势严峻。同时,沿线国家环境相关制度不完善、环境基础设施薄弱、技术水平相对不高、环保投融资缺口较大,成为制约绿色“一带一路”建设的瓶颈,亟须通过绿色发展实现经济、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协调发展。

(一)“一带一路”区域的生态环境禀赋有优势,但脆弱性大、环境绩效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禀赋有优势。如俄罗斯是世界上森林资源面积最大的国家,森林总量约占陆地国土面积的70%,占全球森林总面积的20%以上。南亚和东南亚地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森林资源和生物资源也非常丰富,孕育了类型繁多的生态系统与丰富多样的动植物物种,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

“一带一路”的空气污染问题严重,成为整个区域、甚至是全球共同面临的挑战。“一带一路”沿线多为发展中国家,城市发展和工业化导致大量污染物直接被排放到空气中去,燃烧化石燃料、工业污染、机动车尾气排放等都是空气污染的原因。人直接暴露在污染了的空气中,增加了疾病发生的可能。随着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未来受到城市污染危害的人口将继续增加。空气质量还可能影响陆地环境和水生态系统,造成对其他生态环境的破坏。大气污染的跨境流动扩大了其传播的范围,温室气体的排放、碳排放的急速增加,造成了全球性的气候变暖。因此,空气污染并不仅仅是某个国家自身的事情,而是在更大范围受到关注,甚至成为全球性问题。

此外,生物多样性也受到了挑战。北亚、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森林覆盖率高,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但占世界39.1%的哺乳类物种、32.2%的鸟类、28.9%的鱼类和27.8%的高等植物受到威胁。该地区的人均生态足迹虽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也超出了生态承载力的80%。

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几乎都属于发展中国家,海洋生态问题长期存在,如气候变化、自然海岸线大量丧失、陆源污染排放过量、生态灾害频发、渔业资源枯竭等。全球气候变暖导致冰川融化,海平面不断上升,使得部分岛屿国家可能被海水吞没,最容易受到影响的是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国家。据科学家估计,到2050年,孟加拉国将会有2000万人因气候变化带来的各种不利影响而被迫背井离乡。在东南亚和南亚沿海国家,陆源海洋污染问题比较严重。

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整体情况来看,其环境资源综合绩效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由耶鲁大学等发布的《2018年全球环境绩效指数(EPI)报告》,在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环境绩效指数排名中,前10位仅有马耳他、卢森堡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别为第4、7位;而后10名却有马达加斯加、尼泊尔、孟加拉国、布隆迪4个国家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别为倒数第6、5、2、1位。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丰富,但能源消费大、效率不高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产资源比较丰富,提供了世界上70.5%的煤炭、54.2%的天然气、57.9%的石油、47.9%的发电量。东北亚地区矿产资源非常丰富。俄罗斯石油总资源量约为177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约为59万亿立方米,煤炭资源探明可采储量达到1570.1万亿吨,约占世界总储量的19%,居全球第二位。蒙古国有色金属非常丰富,覆盖面积占领土的30%。西亚石油资源极其丰富,中东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可采储量接近全球一半。土库曼斯坦拥有全世界第六大天然气储量,探明储量达8万亿立方米。在世界前10位原煤可采储量最高的国家排名中,“一带一路”国家占据6个,分别是俄罗斯、中国、印度、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和印度尼西亚,这6个国家煤炭可采储量占全球总量约48%。

亚洲清洁能源占比也很高,水能、风能和太阳能占比仅次于非洲。非洲风能和太阳能在各大洲中占比最高,尤其是北非的苏丹和埃及等国家,不仅清洁可再生能源丰富,也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资源消费属于粗放式方式。单位GDP能耗、物质消费、原木消耗、温室气体排放量均高出世界平均水平50%以上,而对于单位GDP水泥消耗、钢材消耗、有色金属消耗、臭氧层能耗、水耗,则达到了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或2倍以上。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了世界上50.8%的一次能源,包括72.2%的煤炭、47.1%的天然气、41.1%的原油、40.1%的水电。这些国家生产了全球71.8%的粗钢,却消费了占世界70.7%的粗钢和70.3%的成品钢材;生产了占世界81.8%的水泥,但消费了占世界83.2%的水泥。

二、“一带一路”绿色金融发展情况

“一带一路”倡议明确提出“共建绿色丝绸之路”的要求,秉持建设生态文明、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理念。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不会沿袭发达国家主导的原有国际合作模式,而会充分考虑各国人民对良好生态环境的期待,与合作伙伴共同探索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并重的合作模式。中国坚持以“绿色发展”理念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开发银行和丝路基金投入运营、发挥作用,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和民生改善贡献力量。同时,中国通过自身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体系和实践经验带动了“一带一路”绿色金融的大发展。

(一)重要金融机构的实践

1.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

2015年12月25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InfrastructureInvestmentBank,AIIB,简称亚投行)正式成立,成为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截至2018年12月,成员已经达93个,来自“一带一路”的小伙伴超过6成。

作为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旨在促进亚洲区域的建设互联互通化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并且加强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亚投行高度重视绿色增长,在设立之初就将“绿色”理念深深地植入其投资运营中,运用绿色证券、绿色保险等创新手段,引导更多的公共和民间资本投资积极支持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等绿色基础设施的项目,积极推动环保节能型技术在传统项目中的推广和应用,帮助成员国实现可持续发展。

2.新开发银行

2015年7月21日,新开发银行(NewDevelopmentBank)在上海举行开业仪式,宣布将正式营业。新开发银行是首个没有发达国家参与的、由新兴国家自己建立的银行组织。

新开发银行聚焦在“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更多地关注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以及发展进程中遇到的瓶颈。新开发银行不只是致力于为金砖国家服务,未来要吸纳更多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并提供服务,推动新技术的发展。

早在2014年宣布成立新开发银行的《福塔莱萨宣言》曾专门指出要“支持加大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及普及能源获取的国际合作”。2016年7月21日,在新开发银行首次年会上,新开发银行行长瓦曼·卡马特(K.V.Kamath)表示,新开发银行的DNA已经成功地打上了“绿色”标记。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大背景下,新开发银行希望借助绿色金融,来推动新兴经济体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新开发银行开业一年内,打出了一套绿色“组合拳”,比如发布首批绿色项目、发行绿色金融债券。2016年4月,新开发银行公布了首批贷款项目,规模为8.11亿美元,支持巴西、中国、印度和南非的四个绿色可再生能源项目237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每年避免排放二氧化碳400万吨。2016年7月18日,新开发银行成功发行30亿元人民币绿色金融债券,成为国际多边金融机构在中国发行的首支绿色金融债券,募集资金将专项用于金砖国家、其他新兴经济体以及发展中国家的绿色产业项目。

3.丝路基金

2014年12月29日,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成功注册并开始运行,注册资本400亿美元,并在2017年获增资1000亿元人民币,是我国专为“一带一路”特设的主题性中长期开发投资基金。

丝路基金不断进行开拓创新,为绿色项目的落地提供投融资便利,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绿色和谐发展。第一,提供更合理的融资条件和结构,促进绿色项目落地;第二,在项目评估和投资后管理中倡导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第三,不仅关注绿色项目“走出去”,更关注绿色项目“引进来”;第四,丝路基金是我国利用自有资金直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创新性探索,在投资中关注期限更长、短期收益率较低但中长期收益较稳定的项目,与绿色环保类项目的投资周期相匹配。丝路基金首单投资中巴经济走廊的卡洛特水电站清洁能源项目,为巴基斯坦不仅提供特别优质的清洁能源,还会提供超过2000人的直接就业岗位,同时也会大大地促进当地电力配套行业的产业升级和协调发展。这个项目成为丝路基金积极围绕“一带一路”重大投资领域和项目,对经济、环境和社会的效益与风险进行综合权衡后快速实施的经典样板。丝路基金参与的迪拜哈翔清洁燃煤电站项目为“绿地开发”PPP项目,总装机容量2400兆瓦,采用“超超临界”燃煤技术,符合欧盟及国际金融公司最严格的工业碳排放标准,获得了行业领先的基建能源领域融资资讯平台IJGlobal评选的“中东及北非2016年度电力交易”年度大奖。

(未完待续)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