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河的“变奏”:消失与新生

经济参考报2019年02月14日09:30分类:国内案例

“家门口这条葫芦河断流快30年了,我都要忘了它有水的样子。现在河道治理一年多,河水再没断过。”43岁的宁夏西吉县将台堡镇火家集村村民文富红见证了这条“母亲河”的“消失”和“新生”。

位于中国西北的宁夏干旱少雨,全区多年平均降水量仅289毫米,水面蒸发量却高达1250毫米,人均当地水资源量仅为全国的1/12。葫芦河是宁甘两省区内一条较大的河流,纵贯西吉县南北120公里,曾润泽着将台堡镇等9个乡镇的农田和村庄,哺育了一代代在缺水中挣扎的西海固百姓。

但随着河边建起一座座采沙场、淀粉厂、砖厂,葫芦河流域的污染问题日益严重。无节制的采沙使河道遍布大小不一的沙坑,水从上游流下,全部积在沙坑里,致使下游再难见水。沿河厂矿企业和附近居民也向河道排污水、倒垃圾。

“后来河道都干了,一到春天沙子乱飞,偶尔有点水也是污水,风一吹,坐在家里都能闻到刺鼻的臭味。”文富红也说不清从何时起,昔日的“母亲河”变成了“臭水沟”。

为还河道两岸14万群众水畅河清,从2017年10月起,西吉县投入2.5亿元实施葫芦河综合治理工程,关停了沿河78家有污染的厂矿企业,新建4座污水处理厂;规整沙坑、疏浚河道49.4公里;栽种芦苇和水草,既改善生态又能防洪。河道旁还铺筑了巡护道,昔日人难走的坑洼土路如今车辆畅行。

“新生”的葫芦河也再度造福起沿岸百姓。有了河水灌溉,今年文富红家的30多亩芹菜大丰收,净收入15万元。

“原来浇菜只能抽机井水,碱大水又冷,芹菜苗不易成活。今年我一半都浇的河水,河水碱小,温度合适,对芹菜生长好着呢!”文富红说。

治理河道、改善水质,对处于干旱地区的宁夏来说更是意义非凡。宁夏水利厅水资源处调研员马如国说,宁夏境内大河少,对黄河水十分依赖。但是黄河水并不能覆盖全区,更不能无节制地利用。

“各地保护好、利用好就近的河流水资源既能节约用水成本,又能缓解黄河水压力。”马如国说。

近些年,宁夏各地对河流生态环境保护愈发重视。去年起,固原市对包括葫芦河在内的清水河、渝河、泾河、茹河五条河流进行流域环境综合治理,全面实施河道整治、岸坡砌护、污水处理、人工湿地、生态绿化、环境美化。

将台堡镇东坡村的赵黄鹰担任葫芦河巡河员已经一年有余,眼见着河里有了鱼儿的身影,野鸭和白鹭、灰鹭等各种之前从未见过的鸟类在此处栖息,他说:“生态环境变好,老百姓的觉悟也越来越高,都主动爱护河道,倒垃圾的人明显少了。”(记者 曹江涛 温竞华)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