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沙特的清洁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2019年01月29日10:44分类:分析报告

一、阿拉伯国家联盟(西亚)可再生能源发展状况

阿拉伯国家联盟(League of Arab States,以下简称“阿盟”)成员规模从最初的7国发展到今日的21国,其中加入的西亚国家包括叙利亚(1945)、沙特阿拉伯(1945)、约旦(1945)、伊拉克(1945)、也门(1945)、黎巴嫩(1945)、科威特(1961)、巴林(1971)、阿曼(1971)、卡塔尔(1971)[1] 、阿联酋(1971)、巴勒斯坦(1976)。

阿拉伯国家联盟西亚成员国所处区域是世界上石油天然气探明储量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根据BP统计,截至2016年底该区域成员国已探明石油储量856亿吨,占世界已探明原油储量的35.56%;已探明天然气储量21.5万亿立方米,约占世界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的11.52%。与世界上其他区域所不同的是,该地区煤炭资源匮乏,石油和天然气几乎满足该地区所有的一次能源供给。

表1 西亚主要国家化石能源储量统计表

(截止时间2016年底)

西亚主要国家化石能源储量统计表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统计,截至2016年底,阿拉伯国家联盟西亚成员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4950兆瓦(MW),约占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0.24%。区域内国家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世界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连续三年维持在0.24%的地位水平,该地区无论可再生能源发展规模还是发展速度,均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

表2 阿盟国家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表

(2014-2016)(单位:MW)

阿盟国家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表

二、沙特清洁能源资源、发展目标及重点领域

根据《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7》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沙特阿拉伯全国已探明石油储量366亿吨,占世界已探明石油储量的15.20%,石油储采比59年;天然气已探明储量8.4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的4.5%,天然气储采比77年。沙特阿拉伯拥有世界第二大石油探明储量和第六大天然气探明储量,石油天然气也成为其最主要的一次能源。截至2017年一月底,沙特全国发电装机容量66吉瓦(GW),其中燃油发电和天然气发电装机容量分别占40.3%,59.6%,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极低。

沙特阿拉伯2016年度发电装机比例示意图

图1 沙特阿拉伯2016年度发电装机比例示意图(%)

数据来源:EIA,《Country Analysis Brief: Saudi Arabia》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统计,截至2016年底,沙特阿拉伯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仅为48兆瓦(MW),且全部来源于光伏发电,沙特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较小,且增速缓慢。

沙特(2014-2016)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示意图

图2 沙特(2014-2016)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示意图

(单位:兆瓦)

2016年6月,沙特政府制定并发布了《国家转型计划》,其中提出,沙特政府将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比例,力争2020年前新增9.5吉瓦(GW)可再生能源装机,实现可再生能源电力装机占比4%的目标。[2]2032年沙特非核可再生能源电力装机容量计划达到54吉瓦(GW)。沙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是充分利用国内丰富的太阳能光照资源,大力发展太阳能光伏发电和光热发电。

2032年沙特阿拉伯可再生能源(非核)发电装机容量目标示意图

图3 2032年沙特阿拉伯可再生能源(非核)发电装机容量目标示意图(单位:吉瓦)

三、中国与沙特清洁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沙特阿拉伯作为中国重要的海外工程市场,此前两国在能源领域合作多集中于石油天然气生产建设、化石能源发电、输变电网改造等。除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外,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公司等能源工程建设单位长期开发沙特市场,先后建设了包括中东地区单机容量最大的拉比格独立电站,全球最大的石油气化电站--吉赞燃机联合循环电站项目等化石能源发电项目。[3]

(一)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

该项目采用中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四代核电技术。2016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沙特阿拉伯期间,与阿卜杜拉国王在原子和可再生能源城签署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确认开展第四代先进核能技术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4] 2017年3月,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与沙特业主签署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联合可行性研究合作协议》。[5]

(二)拉比格独立电站

该项目是中国电站EPC总承包商首次打破欧美、日韩企业垄断局面,进入沙特市场,是中国承包商在沙特独立承担的最大工程[6]。项目位于沙特阿拉伯拉比格市,总装机容量为2×660兆瓦的燃油机组,项目业主为沙特RABEC电力公司,项目用户为沙特国家电力公司(SEC)。EPC合同于2009年7月9日正式签订,合同总金额约18亿美元,2013年4月10日,项目正式投入商业运行。2014年1月23日,公司获得业主颁发的全厂移交证书。[7]

四、中国在沙特开展可再生能源合作的推动因素

1.整合全球资源,实现工程分包国际化。例如拉比格独立电站项目执行期间,工程所有分包项目均由当地工程公司分包。在施工高峰期,项目共有当地分包队伍30余家,施工劳动力9000余人。因为这些公司大多拥有与欧美日韩等国家电建企业合作的经验,比较熟悉欧美标准和当地的传统习惯做法,施工过程严谨、规矩[8],从而推动了项目的顺利进行。

2.学习国际安全环境管理理念,提升HSE管理水平。例如拉比格燃油电站项目中,业主要求完全按照欧美标准执行,中国工程企业联合体对欧美标准较为陌生,实施难度较大。山东电建三公司通过引进安全国际咨询,借鉴欧美企业在沙特阿拉伯的成功做法,于2011年1月份成功建立了符合欧美标准的国际化安全环境管理体系,为安全健康环境管理工作提供了依据[9]。

3.推行人力资源本土化战略,加强国际化管理团队建设。例如拉比格独立电站项目实施过程中,不断加大外籍员工的使用力度,充分发挥了当地员工熟悉当地市场和承包工程运作、与当地承包公司和相关政府部门存在良好关系、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等优势,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当地项目的顺利实施。[10]。

[1] 2017年6月5日,阿盟宣布开除卡塔尔

[2]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沙特阿拉伯(2016年版)》

[3]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触摸沙特的中国电建》,2016-1-21. http://www.powerchina.cn/art/2016/1/21/art_19_155500.html。

[4]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集团与沙特能源城签订高温堆合作谅解备忘录》,2016-1-20,http://www.cnecc.com/g336/s877/t18666.aspx

[5]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中沙两国元首见证沙特高温堆项目联合可研协议签署》,201-3-16. http://www.cnecc.com/g336/s877/t19809.aspx

[6]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电建承建的沙特拉比格电站正式投入商业运行》,2013年4月15日,www.cec.org.cn/zdlhuiyuandongtai/qita/2013-04-15/100227.html

[7]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电建EPC总承包的沙特拉比格电站足额收回全部款项》,2014年4月3日,www.cec.org.cn/zdlhuiyuandongtai/qita/2014-04-03/119659.html

[8] 大风号,《打破垄断 首战告捷——沙特阿拉伯拉比格燃油电站项目》,2018年8月1日,http://wemedia.ifeng.com/71747555/wemedia.shtml

[9]大风号,《打破垄断 首战告捷——沙特阿拉伯拉比格燃油电站项目》,2018年8月1日,http://wemedia.ifeng.com/71747555/wemedia.shtml

[10]大风号,《打破垄断 首战告捷——沙特阿拉伯拉比格燃油电站项目》,2018年8月1日,http://wemedia.ifeng.com/71747555/wemedia.shtml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   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王聪颖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姜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