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污染风险和对投资的影响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08月09日15:00分类:分析报告

编者按:为提升全球金融机构识别和管理环境风险的能力,提供可借鉴和参考的国际最优实践,2017年上半年,受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绿金委)委托,工商银行牵头绿金委多家成员单位,共同撰写全球第一本环境风险分析理论、方法、模型的案例研究书籍——《金融机构环境风险分析与案例研究》。该书于日前正式出版发行,书中的方法和模型覆盖商业银行、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多种金融业态,具有广泛的应用基础和参考价值。近期,中国金融信息网将为您连载本书主要内容,敬请关注

图片1

一、大气污染风险识别

(一)大气污染的概念与成因

大气污染是由空气中固体、液体或气体聚集而引起的一种危害人类健康和周围环境的现象。大气污染主要由于向空气中排放了过多污染物,超出了大气承载力,造成大气环境污染。大气污染物主要包括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颗粒物、臭氧(O3)和挥发性有机物等。

大气污染物一是来自于地表产生的氡气等自然源排放,二是来自于工厂烟囱排放的化学物质等人为源排放,会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损害。摄入或吸入有毒气体会增加人们患疾病的概率。健康专家已明确指出,空气污染水平较低国家的国民呼吸和心血管健康状况较好。

大气污染的影响因素不仅受污染物的排放水平影响,而且也受大气环境容量和气象条件决定。大气污染物排放情况由地区主要污染源排放情况及区域大气污染传输决定。主要污染源大气污染物排放情况取决于行业类别、排污水平以及产业布局等因素。大气环境容量指一定环境标准下某一环境单元大气所能承纳的污染物的最大允许量。若地区污染物排放总量大于环境容量,则会产生大气污染。气象条件和地形地势主要包括风力风向等动力因子、气温等热力因子、湿度和降水等大气中的水分以及混合层高度等,气象条件和地形地势都将直接影响大气污染物的扩散。

并不是所有的投资项目都有大气环境风险,存在差异性,有些比较大,有些则比较小。与投资有关的大气污染的主要排放源包括机动车数量的快速增长和燃煤电厂的大气污染物排放,以及家庭大气污染物排放(如使用化石燃料做饭以及餐饮油烟等);用于运输的燃料燃烧,尤其是柴油,其氮氧化物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一半以上;煤炭的燃烧,其占全球消费相关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的50%。

(二)大气污染风险的类型与特性

大气污染风险的分类方法很多,从传导机制来看,大气污染风险可以分为直接风险和间接风险;从风险受体来看,大气污染风险可以分为物理风险、转型风险和责任风险。下文分别对其进行简要介绍。

大气污染风险包括直接风险和间接风险。大气污染的直接风险主要是指由于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造成空气质量恶化,从而增加对人体健康和社会经济等的影响风险。大气污染的间接风险主要是指由于上述风险,造成对企业和个人的生产和生活成本增加的风险,如政策和标准的加严而加大投入的风险,进而影响到支持企业信贷、保险等相关业务的金融机构,增加了其信用风险和投资决策风险等。

三类通用风险分类。目前国际上较为通用的环境风险分类是英格兰银行将气候变化对于保险业的风险归纳的三类风险:一是物理风(Physical Risk),即洪水、风暴等气象灾害带来的一级风险。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包括财产的损失等,间接影响包括全球供应链中断或资源短缺等;二是转型风险(Transition Risk),主要是关于低碳经济的转变带来高碳资产再定价的风险;三是责任风险(LiabilityRisk),主要指投保人因遭受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造成的损失,在第三方责任合同下向保险公司索赔部分或全部损失。

两个分类方法相互关联。三类通用风险中的物理风险,即上一节所述的直接风险;三类风险中的转型风险和责任风险是相对于直接风险而言的间接风险。鉴于此,大气污染对于金融机构的风险可分为以下三类:一是大气污染的物理风险。包括生态环境风险、人体健康风险和对社会经济影响的风险,比如由于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增多,破坏生态环境、加重疾病负担、降低农作物产量等,从而对社会经济造成的损失。

二是大气污染的转型风险。为应对大气污染,政策法规和产业结构的绿色化将导致转型风险。包括环境政策的趋紧、环境标准加严等增加了企业的生产经营成本,以及对于高碳行业资产再定价的风险。

三是大气污染的责任风险。第三方为寻求规避前两种风险对金融业带来间接的压力,保险公司需要为了大气污染导致的农作物减产而进行赔付,商业银行业会由于企业偿贷能力的改变而承担一定的信用风险或改变投资决策。

二、大气污染对社会经济的影响

(一)中国大气污染总体情况

全国空气质量整体达标情况仍然不容乐观。2016年与2013年相比较,338个城市PM10平均浓度从96.5微克/立方米下降到82.3微克/立方米,降幅15%,其中74个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从72.2微克/立方米下降到49.9微克/立方米,降幅31%。按SO2、NO2、CO、O3、PM10、PM2.5六项污染物年均值进行评价,2016年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中仅有84个城市空气质量达标,占24.9%;254个城市超标,占75.1%。

2017年,我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但京津冀及周边部分区域和新疆西部地区大气PM2.5污染仍十分严重,尤其以冀鲁豫、新疆西部等城市群最为典型。(见图9-1)。因此如果有大气排放的投资项目要落地这些区域,投资风险就相对较大,而且需要进行大气污染治理的任务就重,对投资收益就会产生相对较大的影响。

PM2.5和臭氧

臭氧逐步成为东部沿海城市的首要污染物。自2013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来,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平均PM2.5浓度超标率逐年下降,但臭氧以最大8小时平均浓度的超标率上升,长三角的增加趋势比较明显(见图9-3)。随着PM2.5污染程度逐渐下降,臭氧污染已成为不可忽视的污染问题,珠三角的臭氧超标频率已超过了PM2.5,成为珠三角影响空气质量的首要污染物。此次炼油行业调研过程中也发现,辽宁大连和浙江宁波、舟山均出现臭氧超标情况。

(二)大气污染危害人体健康

大气污染导致空气质量恶化。细颗粒物(PM2.5)是最为有效的反映空气质量好坏的指数之一,挥发性有机物及氮氧化物等大气污染物是形成PM2.5的重要前体物,其排放造成了大气污染及空气质量的恶化。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对大气污染进行了全球范围的评估分析【1】,结果显示全球PM2.5年均浓度在2008~2013年增长了8%,其中,地中海东部区域高收入国家的PM2.5年平均浓度达到了91μg/m3,情况最为严峻;东南亚区域紧随其后,PM2.5年平均浓度为55μg/m3,中国城乡PM2.5年平均浓度为54μg/m3。

绝大多数人暴露于污染的空气中。全球约92%的人口所在地区的PM2.5年平均浓度值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空气质量准则值(10μg/m3)(如图9-4)。其中,地中海东部(全部国家)、西太平洋(中低收入国家)、非洲(中低收入国家)情况最严重,东南亚区域紧随其后;只有美洲地区(全部国家)的人体暴露情况稍好,其超过20%人口生活在符合世卫组织空气质量准则的环境中。

全球年均PM2郾5 浓度地图

大气污染增加疾病死亡率。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室外空气污染在2013年造成290万人死亡,如果考虑因使用煤炭类燃料做饭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死亡人数将升至550万人;空气污染变成人类过早死亡的第四个重要因素,每10名死亡的人中,就有一人死于与大气污染相关的健康疾病。美国环境健康研究所研究显示【2】,中国工业燃煤和家庭燃煤是燃煤结构的主要构成。2013年,由于燃煤造成的PM2.5污染达到40%的贡献度,造成36.6万人死亡,在死因顺位中排12位,已经超过了高胆固醇、二手烟等因素。

(三)大气污染造成经济损失

大气污染导致的疾病负担对社会经济造成重大损失。大气污染在全球范围内严重威胁人类健康,造成严重经济负担。根据世界银行估算【3】,2013年大气污染导致的过早死亡使世界经济损失达2250亿美元,在东亚和南亚,大气污染导致的福祉损失相当于该区域GDP的7.5%左右。

大气污染导致粮食减产的经济损失。大气污染物,如臭氧、二氧化硫、挥发性有机物等都会对农作物的生长产生影响。臭氧、酸雨和二氧化硫被认为是对农作物伤害最大的大气污染。当农作物长期与低浓度的降雨或二氧化硫接触时,出现叶绿素或色素变化,破坏细胞的正常活动,导致细胞死亡,造成叶片伤害或过早脱落等情况。通过测算大气污染物浓度的增加与农作物减产的关系,例如二氧化硫浓度达到0.2mg/m3时,则水稻等抗性作物减产20%,同时参考地区农作物的批发价格,可测算出区域大气污染导致农作物减产的经济损失。

(四)中国大气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

中国大气污染经济损失呈快速增长趋势。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课题组对2006年至2014年中国大气污染损失成本进行了核算(图9-5),结果显示,中国大气污染损失成本从2006年的3051.0亿元增加至2014年的10011.9亿元,增长了3.3倍。2014年大气污染经济损失成本占总环境污染损失成本的55.0%。图9-5列出了中国历年大气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

中国历年大气污染经济损失估算

中国大气污染损失中,健康损失占比最大。2014年,在所有10011.9亿元大气污染经济损失中,健康损失占比约73%;其次是机动车、建筑物等的清理费用约占大气污染损失的21%;此外,农业减产损失约占4%,材料损失约占2%。

三、大气污染对投资的影响

(一)大气污染对投资决策的影响

减少传统高污染行业投资。随着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日益严重的大气污染问题及其为社会经济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以及多家国内商业银行已经逐渐减少或停止了对煤炭、燃煤电厂等传统高污染行业的投资,转向对清洁能源、工业节能、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绿色领域的投资。

绿色投资需求增加。中国大气污染形势严峻,以可吸入颗粒物和细颗粒物为特征污染物的区域性大气环境问题日益突出,为改善空气质量、缓解大气污染带来的风险,国务院于2013年发布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以下简称“大气十条”),包含10条控制大气污染、应对大气风险的主要措施。环境规划院联合南京大学等单位对大气十条测算了投融资需求,结果显示,实施中国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在优化能源结构、移动源污染防治、工业污染治理、面源污染治理等领域共计需要投资资金约1.84万亿元【4】。

促使金融业面向绿色投资。在认识到大气污染带来的多种风险后,金融业为规避风险,将重新调整投资组合,更多的面向绿色投资,包括对可再生能源与清洁能源、绿色基础设施、和环境污染治理等的直接投资。可持续投资将包括通过对比每个行业的企业,挑选最佳减排者,撤出对高排放企业的投资,其投资组合碳足迹将削减一半。

(二)大气污染对投资风险的影响

加大金融业的投资风险。由于大气污染及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企业面临环境政策收紧或环境标准加严的转型风险或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物理风险,企业将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控制污染物排放,导致企业经营成本增加、内部收益率降低,无疑会加大偿债或还贷风险。进而对投资企业或项目的银行和保险等金融业带来风险。

增加银行业的信贷风险。大气污染会对银行贷款质量形成冲击。银行在放出贷款、投资和提供金融服务的过程中,通过对大气污染物排放企业的差别化政策影响空气质量改善。随着国家对高能耗、高污染行业的标准和监管不断提高,将导致更多的资产减值和核销。

增加保险业的损失风险。保险业以风险为经营对象,通过提供风险保障获得利润。保险业在整个金融市场上是主要的风险分担者,同时也是实体经济发展过程中主要的风险管理者。大气污染使保险业尤其是产险业的经营面临着巨大的潜在损失,财产损失、大气污染问题产生的侵权赔偿损失、以及企业经营中断损失等都增加了产险业的赔付支出。

(三)大气污染对投资资产的影响

剥离高污染行业资产。考虑到投资高污染行业产生大气污染风险或气候变化风险,同时又带来未来财务风险,众多国际财团和能源巨头纷纷剥离其煤炭等高污染行业的资产或业务。包括从投资组合中出售煤炭等高污染行业相关公司股份、剥离出煤炭相关公司、放弃所有煤炭等高污染行业投资项目以及从高污染行业中撤资等。

影响银行信贷资产安全,抑制银行资产总量增长。大气污染可能导致企业从银行获取资金的成本增加,甚至可能带来较大的财产损失,造成银行贷款无法正常收回。大气污染给一些行业或企业带来负面影响,使得企业遭受经济损失,引起企业现金支付的增加或现金流入的减少,导致现金净流入减少,从而影响企业的偿债能力和支付能力,不能按时偿还贷款。

影响保险业投资资产。大气污染可能会给企业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资产以及有价证券、贷款等以投资为目的的投资性资产带来一定的损失。特别是保险公司投资的不动产,该领域的投资面临的风险更大。然而,大气污染也为保险业创造了投资机遇,当前全球经济正向以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为基础的“低碳经济”模式转变,与之相关的节能减排、绿色能源、产业转型将产生巨大的资本需求和基础设施投入,这为保险资金的运用提供了机会。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Ambient air pollution: A global assessment of exposure and burden of disease.2016.

【2】Health Effects Institute.Burden of Disease Attributable to Coal - Burning and Other Major Sources of Air Pollution in China.2016.

【3】The World Bank and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The Cost of Air Pollution: Strengthening the Economic Case for Action.2016.

【4】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报告, 2014.

(本文节选自《金融机构环境风险分析与案例研究》第九章。本章执笔:葛察忠,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主任/研究员;李晓琼,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助理研究员。主编:马骏,副主编:周月秋、殷红)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姜楠]